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本站
 
天津貽成化工建設工程有限公司 本站首頁 漢英雙語動態 漢英雙語研究 雙語問答 雙語師資 雙語教育視頻 漢英雙語教材 加盟雙語 全國漢英雙語學校展示
關注 關注:“國際家庭交流”及“國際互惠生”交流計劃啟動,點擊瀏覽詳情…… 您好!今天是:
 
  您的位置:首頁雙語研究謝婧怡:“混合語”是雙語教學未來的方向  
   
相關鏈接  
   
  1. 解讀《成都市武侯區教育國際化五年行動計劃(2012-2016)》
  2. 深入一線實際?匯聚專業團隊?研發雙語教材——成都市2013年雙語教學暨教材培訓研討會側記
  3. 張志遠教授:“中小學‘漢語·英語·漢英雙語’教學整合研究”開題論證報告
  4. 中國教育學會“十二五”教育科研規劃重點課題“中小學‘漢語·英語·漢英雙語’教學整合研究”開題研討會在河北唐山召開
  5. 華東師范大學王斌華教授:雙語教學的十項操作策略
  6. 廣西醫科大外語部/陸昌興、韋建輝:普通醫學高等院校雙語教學師資培養途徑的探討
  7. 第四屆全國雙語教育研討會側記(中國·長春) 圖文報道 / 視頻報道視頻
  8. 視頻介紹:奇葩獨放——成春師范學院雙語師資培養模式掠影視頻
  9. 遼寧省區域推廣雙語教育專輯
  10. 魏日寧/博士:小學低年級數學雙語教學的內容選擇
  11. 姜宏德教授:中等職業學校雙語教學的實踐與思考
  12. 鳳凰網2010年7月6日視頻訪談:英/漢雙語教育在美國中小學的發展 視頻
  13. 中國雙語教育研究會在陽朔設立中小心教研中心,近日掛牌 視頻
  14. 建立短期“國際家庭”:家庭實施雙語教育的一種好形式(本站述評)新信息
  15. “2010中國成都教育國際化論壇”10月30日在成都召開(成都日報)
  16. “基礎教育國際化中外校長高峰論壇"在京舉行
  17. 本視頻報道:'2010 全國小學英語雙語教學研討會在成都召開站 視頻
  18. 成都市人民政府辦公廳轉發市教育局《關于推進成都教育國際化意見》的通知
  19. 成都市傅勇林副市長在“成都雙語實驗學?!苯遗苾x式上的講話
  20. 走出去、請進來:成都雙語實驗學校努力提升雙語教育水平
  21. 2010年國內外幼教、普教、高教雙語教育動態掠影之一
  22. 國內雙語動態掠影二:職業雙語“現在進行時”(相關視頻)
  23. Animal Growth》(教學設計與執教個案/成都市錦官新城小學:馮波老師)?
   
   

關于“教育國際化”

中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國委員會秘書長方茂田指出:“中國的教育發展離不開世界,世界的教育離不開中國的貢獻。教育規劃綱要首次提出了‘提高我國教育國際化水平’,這是加快從教育大國向教育強國、從人力資源大國向人力資源強國邁進的重大戰略舉措。牢牢把握國內國外兩個大局,充分利用兩個資源,為貫徹落實教育規劃綱要服務?!?/p>

如何定義“教育國際化”?

所謂教育國際化就是要用國際意識和視野來把握和發展教育,主要體現在如下四個方面:

一是辦學理念和目標的國際化;

二是教學方式和方法的國際化;

三是學校管理和運營的國際化;

四是學校評估和認證的國際化。

 

      (來源:搜狐教育)

   
   
   

輸入關鍵詞,搜索本站更多內容

“混合語”是雙語教學未來的方向

·《中國社會科學報》2013年6月24日第466期 作者:謝婧怡·

  作者:福建師范大學海外教育學院/謝婧怡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在線  本站編輯發布  
     

編者按 什么是“混合語”?所謂“混合語(mixed language)”是指多種語言融合產生的語言。亦即在一定社會條件下形成的兩種或多種語言的混合體。多為開放的與外國交往較多的地區使用。一般是外語和母語混用而造成(如漢語夾英語)。在中國境內也有漢語與少數民族語言的“混合語”。目前已知的混合語都是兩種語言的混合。雖然語言間的相互借用和影響非常普遍,但是真正的混合語并不多?;旌险Z的產生有可能標志著新的民族或文化群體的產生?;旌险Z和克里奧爾語的區別是:混合語來自確定的兩種語言,克里奧爾語往往來自一種確定的語言和若干其他不確定的來源;克里奧爾語傾向于簡化源語言,混合語則更多地保留源語言的特點。

不論本文觀點是否可以完全確立,但一些地區中小學雙語學校脫離實際地在開始實施雙語教學不久就過分追求用百分百“目的語”(如漢英雙語教學中的英語)教學,從而導致“消化不良”和“作秀教學”,使一些雙語教師困惑而無所適從,再這樣的背景下,本文至少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值得進一步思考和研究的課題,一個新的視角。


核心提示】混合語的使用既可以滿足雙語教學開發智力的需要,又可以提高學生的學 習效率。學生可以在語碼轉換中完成學習資源的擴大、增加過程。

2008年,Carol Benson在語言學習關鍵期理論的基礎上提出了第二語言學習定律:第一,學習語言必須越早越好;第二,學習語言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它當作媒介語。伴隨著這一定律的傳播,雙語幼兒園、“全科外語”授課學校如雨后春筍般出現。但實際上,圍繞“雙語(多語)的語言環境能在多大程度上有利于孩子外語水平以及認知能力的發展”這一議題的論爭從未間斷。

▲ “雙語啟智說”又有新發現

支持“雙語教學優于單語教學”的學者,除認為雙語教學有助于外語習得外,更重要的是認為雙語教學有助于孩子的智力啟蒙,即“雙語啟智說”。該假說獲得的數據支持,源于2003年 BlotZarate 和 Paulus 的實驗。在這個實驗中,學生被分為兩組完成一系列“頭腦風暴”的認知任務。實驗結果表明,接受雙語指令實驗組的成績高于對照組。實驗者對此的解釋是,雙語指令能夠同時激活兩種語言所攜帶的所有知識,因此雙語指令更有助于孩子的潛力激發。實驗雖然獲得成功,但其結論卻僅限于已經掌握雙語的孩子。對尚未掌握雙語的孩子,雙語掌握的過程能否更大程度地激發潛能,還存在著不確定因素。

近年來,針對雙語背景兒童的縱向比較實驗彌補了這一缺憾。這些實驗進一步證明,接受雙語教學的孩子比接受單語教學的孩子獲得了更好的智力啟蒙。例如,Bialystok 在2010年的實驗證明,雙語學習者對元認知技能的掌握要比單一語言學習者好,其中包括完成復雜任務必要的選擇性技能、注意技能等。

在更細致的實驗中,雙語學習者的優勢似乎更明顯。Barac 與 Raluca 在2012年的實驗中,按語言背景將104個6歲的孩子分為四組,實驗結果證明,雖然語言背景和文化背景的不同造成小組之間的成績結構差異,但從元控制、元認知的實驗成績看,所有雙語組的表現要全面好過單語組。實驗結果似乎完全證明了雙語教學對孩子智力啟蒙及認識發展的正向推動作用。

▲ 濫用“目的語”教學惡果頻現

正當實驗室中的數據有力地支持雙語教學的同時,研究者也對實驗結論是否具有推廣價值提出了反對意見。反對者的意見集中于實驗環境的特殊性:雖然雙語教學的學生在實驗中能獲得更高成績,但那僅是因為實驗中的雙語指令為接受雙語教學的學生提供了便利,即實驗中的情境只是為掌握雙語的孩子創造了更有利的環境而已。

在現實生活中,雙語或者單語環境,其實并沒有對學生的學習水平起到真正的促進作用。Marian 和 Fausey 結合其研究指出,在生物、歷史、化學這些學科中,只要考試語言與教授語言一致,單語和雙語學生的成績并沒有顯著區別。Alan C. K. Cheung 的縱向研究也揭示了雙語教學的優勢并不具有延續性。他在對有效閱讀項目評價的縱向研究中,系統研究了所有的西班牙語學習者在小學階段的英語閱讀輸出。全部14項研究證明,雖然一些數據能夠顯示雙語教學的效果好于單語教學,但在最大的、耗時最長的研究中卻發現,從長期看,單語教學的學生在表現上與雙語教學的學生并沒什么差別。

與此同時,針對多年實施雙語教學政策的西班牙、菲律賓等國家的調查報告,也對其雙語教學的推廣效果提出了質疑。

2000年,即菲律賓雙語政策實施近30年后,Sibayan在對菲律賓中小學生教育情況進行調查時發現,雙語教學產生了大量英文和菲語都會,但是實際上對兩種語言的控制及交際技能都不夠成熟,以至于影響學習成績的學生。調查結果發布后,菲律賓政府對雙語政策進行了調整,允許教師使用當地語言進行輔助教學。然而10年之后,Andy Kirkpatrick 在 2010年對菲律賓的雙語教育情況進行調查時卻發現,在東盟國家,英語教育的趨勢卻是越來越早,范圍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的學校使用英語教授數學、科學等科目。這樣的情況對孩子,特別對那些沒有雙語家庭背景的孩子實際上造成了學習和認知的困擾。在學習中,這些孩子面對雙重困境:一方面,孩子要和聽不懂的語言“搏斗”,另一方面,還要試著理解語言所介紹的知識中的邏輯和意義。這樣的困境導致學生不僅無法學習外語,也無法正常學習其他科目。

從這些實施雙語教學政策國家的語言政策調整,我們能看到其雙語政策的失?。?009年,菲律賓政府宣布在小學階段的一、二年級,強制使用本地語進行教學。無獨有偶,在2009年,Lee Kuan Yew 承認新加坡的雙語教學政策失敗,并宣布放棄該政策。因為這樣的政策導致了新加坡社會漢語水平低下。同樣,在2011~2012學年,馬來西亞政府拋棄了其在小學教育中的雙語教學計劃,重新引入馬來語作為教學媒介語。這固然有其他社會因素的考慮,但雙語教學成果黯淡是其重要原因。

▲ “混合語”環境下的雙語教學

在雙語教學存廢的論爭中,一度被拋棄的“混合語”環境教學理論開始抬頭。支持該理論的學者認為,在全球化的趨勢下,雙語甚至多語其實已經成為學習者必須擁有的素質之一,雙語教學的開展是歷史的必然,而其之所以遭到否定,并不在于教學內容的錯誤,而在于對語言定律的濫用和對語言環境的盲目追求。爭論的焦點并不在于是否要教雙語,而在于其范圍、程度及二語或多語的介入時間與方式。于是,Andy Kirkpatrick 等學者提出了折中的雙語教學方案:以往單純用母語進行教學,或是單純用目的語來人為營造語言環境,都有失偏頗,雙語教學及其語言環境應當使用混合語。

首先,用目的語教目的語,是為了讓孩子的發音、語法更為純正。但是,外語教學的目的應當是讓學生在多語的全球化社會中能夠順利與他人交流,而不是無限接近說母語的人。因此,學生在混合語教學中的語碼轉換實際上能夠為其將來的多語工作、生活環境提供更多便利。

其次,實驗證明,用混合語作為媒介語能夠提高孩子的上課效率。2010年 Lillian K. Duran 的實驗證明,本族語的使用可以提高英語學習者的行為分數。因此,使用混合語進行教學,比單一使用目的語來進行教學更加有效,而完全沒有必要把孩子困在一個無法交流也無法表達的語言怪圈中。

最后,混合語的使用既可以滿足雙語教學開發智力的需要,又可以提高學生的學習效率。學生可以在語碼轉換中完成學習資源的擴大、增加過程,而老師同時使用兩種語言,促使雙語學習者在不同語境下進行語碼轉換,這樣的練習福建師范大學-?;? width=對他們的語言使用也大有幫助。

這種混合語教學對老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們要教給學生的不僅是語言,更是如何利用雙語資源去解決現實問題。老師需要支持并且鼓勵雙語學習,嘗試使用不同的語碼去學習他們的科目。Andy Kirkpatrick 認為,混合語教學環境中的老師應該擁有對雙語學習的學生實行雙語策略的能力,以及幫助他們解決復雜的語言學習及認知學習的能力?!?

                   

(本站2013年7月8日編輯發布) 

上一篇: 上海師大錢源偉教授:雙語教學有效性初探
下一篇: (暫 無)

回首頁
網站地圖